新闻中心

欣赏海明威短篇小说的论文《乞力马扎罗的雪》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量: 日期:2019-05-18 14:33

本文从五个方面对海明威短篇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的两个译文进行了理解,并提出一个好的翻译应该考虑细节,逻辑,写作技巧和写作风格等细节。

关键词《乞力马扎罗的雪》;翻译;升值

1简介

在二十世纪美国的文学世界中,海明威以其独特的艺术风格和语言表达赢得了不朽的声誉。海明威是一位对语言具有高度敏感性和对写作语言的简洁追求的记者。基于着名的“冰山原理”,他使用一系列微妙的符号表达技巧,在有限的文本中包含无限丰富和有趣的内容。欧洲和美国对文学世界的影响仍在逐渐消失。一遍又一遍地阅读。阅读他的作品,人们不仅可以感受到他的个性魅力和迷人的艺术风格,还可以欣赏他简洁明了的微妙象征词,并通过不断的诠释得到不同的启示。

这些启示及其作品的艺术风格和魅力应体现在翻译中,使目标读者能够拥有原始读者的深厚感情。

2.关于原件

《乞力马扎罗的雪》是海明威的一部短篇小说,是对一个人去世前的精彩描述。这个故事讲述了一个作家哈利去非洲打猎的故事,车子在途中发生故障,皮肤被刺伤和砸伤,感染了坏疽。他和他的妻子正在等飞机带他去医院接受治疗。小说围绕着“死亡”和“即将到来的死亡”,但基本主题是哈利回到过去,回顾过去从过去到现在。哈利热爱这个世界。他有很多经验,有不同女性的经历,以及他所从事的不同职业。他想写下来,但他没有时间写作。他最终未能实现自己的目标。在他去世之前,他的悔恨是最终的。在故事的最后,他在梦中死去。他乘飞机飞到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顶上。

3.欣赏翻译

欣赏海明威短篇小说的论文《乞力马扎罗的雪》

3.1海明威的简约风格

海明威将简单的写作风格发展到完美。他只选择并完善了最有意义的事件和细节,并用简洁明了的技巧以客观和精确的方式勾勒出生活画面。

在死亡的过程中,对怨恨的冷静,与海伦的谈话容易发展成为争吵,而他的言语甚至让海伦失去信心。如

“ifyouhavetogoaway,”shesaid,“isitabsolutelynecessarytokilloffeverythingyouleavebehind?imeandoyouhavetotakeawayeverything?doyouhavetokillyourhorse,andyourwifeandburnyoursaddleandyourarmour?” (1,P261)翻译1“如果你必须去,”她说,“是否有必要杀死你不能拿走的一切?我的意思是,你必须把所有东西都带走?你必须杀死你的妻子,还要摧毁马鞍吗?”

翻译2“你必须离开这个世界,”她说。 “你有必要带走你不能拿走的一切吗?”我的意思是,你必须带什么东西吗?你不能去吗?你必须杀死你的马,你的妻子,烧你的马鞍和你的盔甲?“显然,翻译1比翻译2更简洁,意思到位,更接近海明威。简洁的风格。

3.2第二人的写作技巧

在这部小说中,海明威还使用了第二人称写作技巧。他用“你”邀请读者进入他的世界,期待读者与他一起感受生活,与他交谈,并拉近彼此的距离,让人觉得他真诚地为读者创造。 (Shaw,2003),例如“那时候还有什么事情。然后,你们不知道你们是谁,而且还有哪些东西都是你们。” (1,p260)

当时赌博很常见。不下雪时投注,下雪时投注太多。

翻译2总是赌博。这不是下雪,你赌博,有太多的雪,你在赌博。

由此可以看出,翻译2也在翻译中使用第二人,因此翻译的读者也可以理解海明威邀请读者进入他的世界并具有特写经验。

另一个例子是“敲开你的lo s ,

翻译1敲松肩带,摘下溜冰鞋,将鞋子靠在商店板边缘......

翻译2你敲开皮带,踢掉滑雪板,然后靠在商店外面的木墙上......

这里也是如此。翻译2也使用了第二个人“你”,这使得读者感觉到他正在做这些事情,并且觉得他也经历过这样一个过程,这样他就能有一种善良的感觉。

3.3角色的独特对话揭示了角色的形象

海明威小说语言风格的另一个不可或缺的方面是小说中的对话。海明威的对话已成为许多美国作家模仿的榜样。他具有深远的影响力。他不仅追求对话,语气和言语的真理,还追求人的感受,态度和个性的内在真理。 (吴兆芳,1995)小说中英雄与英雄之间的对话中没有其他动作情节。然而,读者可以从这些看似平凡的对话中理解作者简单而简洁的艺术技巧,并深刻理解作者所揭示的主题和不同内心世界的人物。“死亡”是这部小说的主题之一。这个词多次出现,表现出客观对待死亡的态度,以及从恐惧到平静的死亡心理过程,反映了海明威性格的“压力”。举止。“哈利对死亡的另一种反应是愤怒。起初他害怕死亡。渐渐地,他觉得这么快的死对他不公平,他讨厌死亡。

起初,哈利看到象征着死亡的那只鸟来到了他身边。

“看着他们,”他说。 “nowisitsightorisitscentthatbringsthemlikethat?”

翻译1“嘿伙计们,”他说。 “它是看到还是闻到它,这些东西对它们有吸引力吗?”

翻译2“你拿起那些鸟,”他说。 “这是风景,还是我的气味让人着迷?”

在说这话之前,哈利已经表示他对自己伤口的气味很无聊。当他看到鸟儿来的时候,他更加生气,所以他将“他们”翻译成“家伙”,而不是直接翻译成“鸟”。它可以更好地反映哈利恼火的情绪。对于句子的后半部分的翻译也是如此。翻译1强调“这个东西”(他的伤口),而翻译2强调“什么”吸引鸟的到来,似乎与上述没有很好的联系。哈利此时的言论都是他厌恶伤口的表现。所以翻译1的效果更好。

哈利让海伦看到了他受伤的腿,因为他想要打破过去。海伦不愿意为他剪断受伤的腿,所以他想跟她吵架。在吵闹的过程中,他说“不能在没有声名狼借的情况下can can can????????????”“”“”“ (1,p255)

翻译1让一个人安全死,不要嫁给他,不是吗?它对我有用吗?

翻译2你不能让一个男人尽可能容易死,你不打败他吗?你用什么来侮辱我?

在这里,翻译2恰当地表达了哈利的情绪,用修辞问题来表达他的不满,并与原始的修辞问题保持一致。海伦的声调更重,更像是与海伦争吵。 “Slanging”意味着锐利。不受控制的语言谩骂。翻译的语调1略显沉闷,但未能更好地表达哈利过早的死亡仇恨。

3.4翻译细节

细节的翻译不容忽视。如果你不注意,它会导致常识误解,或使翻译看起来不合逻辑。只有细节的翻译到位,并且可能对目标读者的理解到位。例如“..... theboyshavethewoodallreadyandthegrasstomakethesmudge ......”(1,p268)

翻译1“......仆人准备了干燥的木头,草等等。”

翻译2“......仆人准备了柴火,准备了抽烟的野草......”

为了产生烟雾,飞机更容易被救出来找到它们。仆人们发现了草,草比干草更容易产生烟雾。翻译2翻译成杂草,不够清晰,让读者不理解。

另一个例子

“youcan'ttakedictation,canyou?”

谢谢你说,“没有学到的东西。”

“没关系。” (1,p275)

翻译1“你想发号施令吗?”

“我从未学过,”她告诉他。

“没关系。”

翻译2“你能指挥吗?”

“我没学过,”她告诉他。

“好。”

让海伦帮助他写下听写,但海伦没有学习。所以哈利说“那是正确的”,正如后面提到的那样,实际上没有时间,所以听或写并不重要。因此,翻译成“无论”意味着比翻译“好”更具体。

因为,justthen,deathhadeandresteditsheadonthefootofthecotandhecouldsmellitsbreath。(1,P284)

翻译1因为此时,死神已经到了,他已经把头抬到了营床的尽头,他已经闻到了他的气息。

翻译2因为正是在这个时候死亡来了,死神的头靠在帆布床的脚下,他闻到了呼吸。

“脚”这个词在这里应该是指“床的另一端”。

3.5驯化翻译和翻译异化。入籍的翻译面向目标读者,而异化的翻译则以原文为基础。

“基督,”他说。 “howlittleawomanknows.whatisthat?yourintuition?” (1,p284)

翻译1“上帝,”他说。 “女性的见解太少了。我对什么感到好奇?你的直觉是什么?”

翻译2“上帝,”他说,“这个女人知之甚少。你基于此怎么说?这是直觉吗?”

显然,翻译1是归化翻译,而翻译2是异化翻译。在中国,上帝是一个共同的叹息。人们似乎在人们心中有这样的形象。在西方人的心中,没有这样的形象。西方人拥有上帝和上帝。另一个例子是“thebastardcrossesthereeverynight,”themansaid。 “everynightfortwoweeks。” (1,p269)

翻译1“每天晚上经历的灵魂,”男子说,“每天晚上,已经过了两个星期。”

翻译2“这个混蛋每晚都跑到那里,”男人说。 “这两周都是这样的。”

中国古代迷信的人有灵魂,灵魂的精神非常可怕。翻译1使用入籍翻译,给目标读者一种恐惧感。如果用翻译2翻译的“混合”不会使目标读者感觉到这种方式。在目标读者看来,“混合动力”可能只是让人讨厌。

归化的翻译更接近于翻译的语言,这可以使读者更好地理解并具有亲密感。异化的翻译恰恰相反。它接近原始语言文化,因此目标读者可以在原始语言的上下文中更多地了解语言。 。归化和异化翻译总是存在的,它们各有利弊。有时在翻译中,入籍方法和异化方法都有出乎意料的好效果。

4。结论

本文从五个方面分析和欣赏海明威短篇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的翻译。一个好的翻译不仅要考虑细节和逻辑问题,还要注意保留原有的风格和艺术特色和魅力。引用

欣赏海明威短篇小说的论文《乞力马扎罗的雪》

[1]万培德。 20世纪美国小说选读[C]。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2

[2]吴兆芳。海明威的创作方法和艺术风格[j]。淮北煤炭工业学院学报,1995(2)

[3]肖立清。海明威的一位伟大的语言艺术家[j]。柳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