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短期国际资本的广义货币供给与经济波动分析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量: 日期:2019-02-08 16:16

本文构建了短期国际资本对实体经济影响的理论模型,并实证研究了短期国际资本、广义货币供给与国民生产总值之间的关系。研究发现,短期国际资本影响实体经济的传导机制是,短期内短期国际资本流动显着导致广义货币供应量的变化,广义货币供应量的变化将导致国民生产总值波动。本文结合脉冲响应函数和方差分解,进一步研究了短期国际资本流动的波动与经济增长率之间的关系。研究发现,短期国际资本流动的波动性是经济增长率波动的单一因素;约占总数的20%是由于短期国际资本流动的波动性变化。

关键词短期国际资本流动;广义货币供应;经济波动

1简介

自2002年以来,随着海外短期国际资本的大规模不断涌入,中国经历了房地产市场的泡沫。、股市上涨、人民币升值、流动性和通胀过剩。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引发国际金融危机后,全球金融机构“去金融化”的趋势得到加强。外部冲击下的国内经济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潜入的短期国际资本再次逆转了这一势头。国内货币政策困境、人民币汇率波动、股指大幅下挫,经济增速放缓。因此,从中国目前的实际出发,分析短期国际资本对中国实体经济及其传导渠道的影响,科学地,前瞻性地研究短期国际资本流动与经济增长率波动之间的关系,无疑是面临的问题。由理论和实践部门。关键问题也可以为妥善应对当前的金融危机提供一个明确的想法。

2。文献综述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外缺乏短期国际资本流动和实际经济关系的比较研究成果。国外最新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以下两个方面:(1)国际资本流动的影响因素及其多元化的资产配置效应。如爱德华兹[1],papaioannou [2]等。 (2)资本流入对东道国宏观经济变量的影响。研究表明,过度的资本流入可能导致宏观经济过热。具体表现是它导致货币扩张并增加通胀压力[3];第二,它导致实际汇率升值和贸易条件恶化[4];第三,它影响总需求[5]。

结合和综合目前国内关于短期国际资本的研究文献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估算短期国际资本的方法。尹玉明、陶海波的计量方法是短期国际资本规模=净国际收支差错和遗漏+私人非银行部门短期资本流入+短期投机资本通过正常渠道以其他方式流动[6] 。唐旭、梁萌认为,短期国际资本从贸易渠道流入的成本相对较大。短期国际资本所有者通过三个渠道流入中国:外商投资折旧和外商投资企业的外商投资。 。第二类文献分析了影响短期国际资本流入中国的影响因素。代表性文件包括王世华、何凡发现,人民币升值是中国短期国际资本流动的决定性因素,良好的宏观经济表现也将吸引短期国际资本流入[8]。张一浩、裴平、方贤明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大量短期国际资本流入中国大陆除了“套利”动机外,还因为“套利”和“定价”动机[9]。

第三类文献分析了短期国际资本流入对中国资产价格的影响。刘丽雅的研究表明,短期国际资本的大量流入大大促进了住宅价格的上涨,尤其是豪宅价格指数[10]。张义浩、沉晓华发现,人民币升值和上证指数的上涨是短期国际资本流入中国杏耀娱乐平台的原因,但短期国际资本流入并不是崛起的原因。上证指数[11]。

国内外的研究成果对本文的实证分析具有重要意义。然而,考虑到目前的文献对短期国际资本流动与国内实体经济之间的关系,特别是经济增长率的波动缺乏特殊的结果,这与中国目前稳定的经济运行现实不符。为此,本文将研究短期国际资本流动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以及短期国际资本流动变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3理论模型

根据货币供应的乘数理论,假设广义货币供应量(m2)在短期内是一个外生变量,货币供应量主要由基础货币供应量(h)和货币乘数(λ)决定。 )。假设短期国际资本对广义货币供应的影响滞后期和广义货币供应量对产出的滞后期为、b。在t期间,广义货币供应量表达如下

从(13)可以看出,当短期国际资本流入scfta-b0时,如果t + 1-ab的短期国际资本流动波动率高于短期国际资本流动波动率标签,经济增长率将上升;经济增长率将下降。值得注意的是,该模型的推导过程意味着短期国际资本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机制,即短期国际资本家通过直接影响广义货币供给来影响产出变化。

4个样本选择及其描述

短期国际资本的广义货币供给与经济波动分析

结合近年来国内经济的实际情况,并考虑到数据的可获得性,本文选择了2000年第一季度至2008年第四季度的短期国际资本流动.、广义货币供应和实际GDP季度总量数据进行实证研究。本文涉及的数据均来自风信息系统。

短期国际资本的广义货币供给与经济波动分析

4.1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和广义货币供应量(m2)本文使用价格指数来处理GDP,以不变价格获得GDP的季度数据。由于季度GDP GDP数据是一组具有强烈季节性特征的时间序列数据,因此每季度调整一次,调整后的数据用作2000年至2008年每季度的实际GDP。同时,考虑到低度的在中国的利率市场化中,参考理论模型第二部分的推导结论,本文选择广义货币供给量m2作为短期国际资本进行gdp的中间变量。

4.2短期国际资本流动(scf)

本文参考并改进张一浩、沉晓华[11]来衡量短期国际资本流入的规模,以估计短期国际资本流动的规模。具体计算公式

短期国际资本流动=外汇储备增量 - fdi - 正常贸易顺差

在计算正常贸易顺差时,本文采用加权移动平均法。在确定权重时,首先计算2000年至2004年每个季度的估计贸易顺差。确定贸易顺差估计的方法是当前季度贸易顺差的估计值=前四个贸易顺差估计的移动平均值本季度的季度。例如,2000年第一季度的贸易顺差估计为1999年四季度的贸易顺差平均值。2000年第二季度的估计贸易顺差是2000年第一季度的估计贸易顺差和199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季度贸易顺差的平均值。然后将每个季度的实际贸易顺差除以相应期间的估计贸易顺差,并将这些比率的平均值确定为权重。经过计算,重量为1.16。根据2000年至2004年中国贸易顺差的变化,2004年以后中国的贸易顺差大幅波动。本文认为2000年至2004年的贸易顺差是正常的贸易顺差。 2004年以后,统计贸易顺差。它包含许多短期国际资本。此外,考虑到人民币升值,以美元计量的贸易顺差将会扩大。为了消除人民币升值对估计的正常贸易顺差的影响,本文采用汇率修正法计算每杏耀娱乐个季度的人民币贸易顺差额。

4.3经济增长率(gdp_r)和短期国际资本流动波动率(scf_r)

本文每季度经济增长率(gdp_r)的计算公式为当前经济增长率=(季度调整后当期实际GDP /季度调整后前一季度实际国民生产总值) -1)×100。每季度短期国际资本流动波动率(scf_r)的计算公式为当期短期国际资本流动波动率= a×当前短期国际资本流动/短期当期的国际资本流动(当前期间和上一期短期国际资本流动)如果它们大于零,或者短期国际资本流动小于零且短期国际前一时期的资本流量大于零,则a = 1;当前和以前的短期国际资本流量小于零,或当前短期国际当资本流量大于零且前一时期的短期国际资本流量小于零时,a = - 1)。通过上述方法计算出的中国经济增长率和短期国际资本流动波动率趋势见图1。5实证检验

表1给出了所有相关变量的单位根测试结果。从表1可以看出,对于变量gdp、scf和m2的水平值序列,adf检验不能拒绝存在单位根的零假设,这意味着三个变量的时间序列是非平稳;同时,三个变量的第一个顺序差异序列,即adf检验,拒绝单位根存在于1%显着性水平的零假设。根据上述测试结果,可以认为这三个变量是单个整数变量。同时,对于变量gdp_r和scf_r的水平值序列,adf检验拒绝假设存在1%的显着水平的单位根,这表明这两个序列是静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