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论“未死”新闻的客观性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量: 日期:2019-08-13 15:03

到目前为止,对新闻传播的需求仍然包含“客观,真实,公平,全面,快速”的五个方面[2]。起源于美国的新闻业的客观性是一种报道概念和报道方式。客观报道概念指导记者客观地报道。

首先,新闻客观性的起源

当报纸仍然在党报期间,大多数报纸都隶属于政治团体。报纸不需要依赖流通和广告。政治团体的分配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因此,当报道记者时,他们受到经济上的限制。他们首先要从各方利益出发,根据自己党派的利益选择和报道新闻,减少对自己党派不利的报道,攻击甚至诋毁敌对党派。读者通常只能通过报纸获取片面信息。

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诸如《太阳报》《先驱报》之类的便士引领美国报纸走向商业化道路,标志着报纸从政党控制中解放出来。由于缺乏政治团体的财政支持,便士报只能依靠流通和广告作为收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报告具有强烈倾向,那么同意他们观点的读者会购买和不同意,并且不会购买,从而影响他们的销售。因此,为了扩大受众,报纸最明智的选择是采用客观的报道方法,只向读者提供事实,以便读者能够解读。

(2)技术发展

首先是电报。根据这些数据,在19世纪40年代,每3000字电话的成本为100美元,而普通便士的零售价格为每股1美分[3]。因此,出于节约成本的原因,记者在写作时我会尽量选择最简洁的事实来写和减少我的意见,从而达到客观的效果。

第二是摄影技术。摄影使观众相信客观世界可以被客观地记录下来,这在过去只有通过绘画或书写记录物体时才会带来变化。在这种技术环境中,记者可以通过摄像技术的帮助向观众传达客观事实,观众相信这些事实。

(3)实证主义的出现

论“未死”新闻的客观性

新闻传播领域的实证主义思想源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其内涵是基于客观性,证据和精确性原则的科学和科学方法。在这种思潮的指引下,记者越来越重视事实的收集,在撰写新闻之前进行社会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撰写报告。

19世纪中叶以后,感知理论的哲学观点占了上风,认知理论肯定了人们认识世界的能力。这为新闻的客观性提供了哲学支持,即外部世界可以通过客观方法进行报道,并且可以实现客观性[3]。其次,质疑新闻的客观性

1917年,美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一周后,美国总统威尔逊下令成立一个公共信息委员会,以服务于政府的宣传目的,并协调政府与新闻媒体之间的工作。在这个时候,新闻的客观性已经让位于战争宣传。在“国家利益”的启发下,报纸的“独立性”和“客观性”已经分崩离析。为了服务于该国的战争,新闻报道被有意地“处理”,宣传也是惊人的。成功。 “所有针对公共信息委员会(公共新闻委员会)的指控中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它发表的6000多条信息中几乎没有一条在事实上提出了问题。毫无疑问,公共信息委员会是诚实的记录,没有大国可以与官方的战争新闻相提并论。 [4]“战时宣传的惊人成功证实了控制全社会观众信息接受的可能性。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主义利用新闻媒体进行了大量的宣传。希特勒成立了国家宣传部,关闭了共产党和民主党的报纸,将新闻媒体变成了自己的宣传工具,并将记者变成了政府遗嘱的遗嘱执行人。报纸上出现的内容不一定是事实,新闻业的客观性原则已经失去。纳粹 - 德国宣传组织再次炮制假新闻,完全无视新闻和客观原则,并尽力掩盖德国在这场战争中的侵略性质。新闻的所谓“真相”已成为战争的受害者,观众已开始怀疑新闻的内容。所有这些都导致了新闻权威的丧失,客观性受到严重挑战。

从1950年到1954年,以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为核心人物,美国政界掀起了极端反共主义和反民主主义的政治浪潮,麦卡锡主义和着名的麦卡锡主义事件发生了。这一事件表明,记者对客观性原则的形而上学理解使得记者只能机械地记录外部世界的事实。这很容易被政府或政客利用,使新闻媒体成为宣传工具。

第三,发展新闻的客观性

通过痛苦的教训,记者和学者在理论和实践中发展了以下客观报道方法,以摆脱形而上学的客观主义,摆脱其他群体的控制。

在20世纪20年代,解释性报道的出现,导致了几个高客观的背景材料,专栏分析,电视杂志节目等,要求记者注意解释性报道。客观事实和随后的背景分析,并尝试以客观的方式将解释性内容整合到新闻事实的中间。

随后,调查新闻发布了。这种报道不仅是记者的客观记录,而且是记者隐藏的内幕故事和原因,然后告诉读者挖掘的结果。通常用于重大事件的披露。 19世纪的美国“Muchraking Journalism”是调查性新闻的起源,也是调查性新闻的典型代表。此外,新闻报道的报道方法也非常有名。这种方法很受欢迎,非常具有感染力,并且非常注重新闻事件背后的事实,因此非常受欢迎。然而,由于娱乐性的耸人听闻和弊端,这是有争议的。与此同时,Precision Journalism依赖于对技术及其客观性的特别关注。准确的新闻专注于定量研究,采用社会学研究方法,进行社会调查,并使用数据来突出新闻报道的准确性和客观性[5]。

论“未死”新闻的客观性

但与此同时,有些声音质疑新闻的客观性。前英国广播公司战地记者马丁贝尔是英语国家最负盛名的记者之一。他质疑英语国家客观性的基本原则。他提出“镜子不会影响它所反映的现实,但电视图像会影响现实。”新闻不能反映现实,而且具有选择性,因此很难实现客观性[6]。一些学者认为,除了客观性之外,还有一个强调“参与”的新闻概念。新闻的客观性不是新闻业的唯一规则[7]。记者被要求不仅要看新闻事件的表面,而且要深入了解这一事实背后的原因,并对其进行解释和分析,从而成为新闻事件的“参与者”。新闻事实只是以中立的方式描述这一事实被视为敷衍了事。

第四,新闻客观性的局限性和意义

为了探索哪些方法可以实现最基本的目标,记者和学术界已经探索了许多技术,并逐渐将它们应用于新闻写作实践。如平衡报道,客观第三人称叙事等,已成为新闻记者的必备技能之一,即新闻策略。这在一定程度上对客观性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仍然是保持新闻目标的主要手段。但是当新闻战略成为战略战略时,它就成了塔克曼所谓的战略仪式,也被称为客观性。

虽然客观性原则有一定的局限性,但仍具有重要意义。客观性是媒体和统治阶级斗争和重新调整的有力武器。

通过扩大流通范围和受众范围以及商业利益的获得,新闻媒体逐渐形成了与政权竞争,发展成为“第四大国”的地位。但这并不意味着新闻媒体独立于政治。媒体是社会表达意见的领域,客观性起着主体作用。客观性是媒体从业者对社会市场的反应。它是通过及时有效的社会报道实现的,有助于防止对新闻的政治干预。观众是客观性的最大受益者。与其他报道方法相比,客观报道可以为读者提供最大客观事实,而不会影响受众的判断,满足观众理解现实世界的愿望。它最终成为一种不打破新闻写作的价值标准。

好的规则比结果重。系统需要不断的维护和改进,因此不存在完美的系统,只有最能满足需求的系统。该新闻为观众提供了近期事实的报道。为了满足这种需求,新闻的客观性是最佳选择。因此,无论是作为报道概念还是报道方法,新闻客观性的价值都难以否定。